盈利承压 银行业让利实体需辟蹊径

今年一季度银行业利润仍然坚持正增长,但同比增速有所降落。业内人士以为,要实现金融体系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的目的,银行是毫无疑问的“主力”。但让利须要银行业合理的净利润增长予以支持,为此建议金融监管部门从降低负债成本、加快不良资产处理、加快资本金弥补、降准降息等方面着手,为商业银行“减负”。

盈利才能或降落

从资产规模以及社会融资构造来看,商业银行是实体经济融资的重要“供血者”,也是为企业让利的主力。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0万亿元。这意味着,让利1.5万亿元相当于去年全年商业银行净利润的75%。

此外,尽管今年一季度,银行业实现净利润7102亿元,同比增长5.62%,其中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但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未来一段时光银行不良资产可能连续上升,净息差面临连续收窄压力,盈利才能可能进一步降落。

剖析人士指出,今年一季度银行利润虽然还是正增长,但增速同比有所降落。利润同比增长背后有生息资产增长较快、管理成本降落等原因。与此同时,银行按权责产生制计算利息收入,已实施临时性延期付息的贷款利息仍然计入当期收入,但这部分贷款的风险暴露没有在利润中反应,风险可能在今年或者明年加快暴露,存在时滞。

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表现,今年银行业利润增长压力非常大。一是在宽货币、宽信誉的政策领导下,流动性相对多余。优质资产、符合政策导向的资产组织面临“资产荒”。今年资产端整体收益率又大幅降落,必然导致银行利息收入减少。二是从负债端来看,今年负债成本还是坚持相对刚性。负债成本刚性和资产端收益下跌导致整个银行利差程度收窄,这给银行利润增长带来宏大压力。三是随着风险产生、拨备计提增添,反过来又给银行利润增长带来压力。

多措并举让利企业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企业融资成本显明降落。1-5月,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为6.03%,较2019年全年平均利率降落0.67个百分点。

多家银行处所分行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现,斟酌到政策落实须要一个传导空间,预计后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仍有进一步下行空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表现,今年以来,金融部门向企业让利重要包含三方面:一是通过降低利率让利;二是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推进让利;三是银行减少收费让利。“预计今年全年金融体系通过以上三方面向企业让利达1.5万亿元。”

银保监会政策研讨局一级巡查员叶燕斐提到,将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造,疏通传导机制,以LPR作为贷款定价基准,随着LPR下行推动贷款利率下行。同时,推进合理配置债券投资,支撑企业债券、处所政府债券低利率发行,从资产端加大直接让利力度。

此外,应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手腕,进步银行机构的贷款审批和发放效力,可减少人工管理成本,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指点银行业协会与全国工商联、浙江网商银行等共同发起“无接触贷款助微规划”,借助金融科技,采取线上信誉贷款方法,为小微企业、个体经营者和农户复工复产提供精准融资支撑。截至5月末,该规划服务客户数到达1305.9万户,贷款累计投放超过5263亿元。

此外,中信建投证券银行业首席剖析师杨荣以为,银行是让利的主体,但其他金融机构也须要承担让利职能。银行重要借助贷款利率来降低企业财务成本,改善企业盈利;同时通过投资低利率债券以及降低手续费收入来让利企业。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租赁等机构可以借助降低手续费率、降低融资成本、投资低收益债券的方法来让利企业。

负债端办法值得关注

近期监管部门对应用构造性存款产品高息揽储等行动给出了监管意见。监管导向核心是打破过去“存款成本刚性—负债成本高企—信贷资产收益难降”怪圈,这有利于减轻机构资产端收益下行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6月15日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自动下调3年期、5年期大额存单发行利率,由本来的存款基准利率1.5倍调剂至1.45倍。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剖析,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意味着贷款利率要连续下调,存款作为银行负债成本,在资产收益降落的情形下,负债成本自然要降落。四大国有银行作为“标杆”,其行为会带来示范效应,从而匆匆进更多银行跟进下调实际存款利率。

杨荣以为,银行业有必要维持合理的净利润增长,确保银行系统稳固和弥补核心一级资本。预计2020年银行业净利润同比增长4%。银行业向实体企业让利的同时,监管部门也应该给银行“减负”,包含不良资产加快处理、加快资本金弥补、降准降息、加大再贷款再贴现规模等做法。而成本端降幅同贷款利率降幅相当,可以确保银行利润稳固增长。

(责任编纂: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起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明”,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