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港区国安法”通过!

央视网新闻(焦点访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于6月30日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国度主席习近平签订主席令予以颁布,自颁布之日起施行。制订《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是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力、落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树立健全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议》的主要义务,是救港、稳港,确保香港“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的重大举动。

去年的修例风波导致香港社会动荡,零售行业受到打击,经营收益一路下滑。金铃女士在香港参与经营一家手表制作及零售的企业,她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尽快实施,让香港恢复繁华稳固。

在香港,绝大多数人都与金铃女士一样,期待着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能够尽快出台并实施。

香港各界期待港区国安法尽快出台,是源于香港当前存在着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国度坚定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一国两制”实践在香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但实践进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新情形、新问题,面临着新的风险和挑衅。当前,一个突出问题就是香港特殊行政区国度安全风险日益凸显。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澳门基础法委员会研讨室主任杨兆业说:“特殊是2019年香港产生修例风波以来,反中乱港权势公然鼓吹港独,自决公投等主意,凌辱国旗国徽,鼓动港人反中,围攻中央驻港机构,轻视和排斥内地在港人员,组织实施可怕运动。还要看到,今年来一些外国和境外权势公然干涉香港事务,应用香港从事迫害我国国度安全的运动,这些行动和运动,已经对我们国度安全造成了严重的现实迫害,构成了严重的现实要挟。”

香港呈现当前严峻庞杂局势,与回归以来保护国度安全立法缺失有着直接的关系。其实关于保护国度安全的立法,香港特区基础法第23条有着明确规定:香港特殊行政区应自行立法制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度、鼓动叛乱、推翻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度秘密的行动,制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集团在香港特殊行政区进行政治运动,制止香港特殊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集团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集团树立接洽。

但长期以来,23条在香港被别有居心的人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反对派故意将保护国度安全与保障国民权力自由对峙起来,基础法23条被长期“搁置”,致使香港特区保护国度安全立法迟迟不能完成,保护国度安全的制度和机制严重缺失。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殊行政区基础法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韩大元说:“从去年的修例来看,国度安全方面,我们几乎没有设防的制度,既没有有效的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系统、执法的队伍,另外香港几乎对国度安全方面缺少基础的国度安全教育。所以境外的权势、国外的权势,包含香港的反对派,在香港把它变成挑衅‘一国两制’、迫害中国主权的基地,所以国度安全已经到达了我们不得不以法律来加以严加防备的主要关头。”

面对香港在国度安全领域几乎“不设防”的状况,为了堵破绽、补短板,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树立健全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议》, 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订相干法律,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殊行政区基础法》附件三,由香港特殊行政区在当地颁布实施。

韩大元说:“作为全国性的法律,如果要在香港得到实施,依照香港特殊行政区基础法第18条的规定,它必需列入基础法的附件三。因为依据‘一国两制’和宪法第31条的规定,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必需有法律的程序,并不是说全国性的法律都可以在香港实施,这又跟国度的外交、国防以及依据基础法的规定,不属于香港特殊行政区自治范畴内的法律,是可以通过附件三,作为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得到实施。”

目前已经列入附件三的法律有国旗法、国歌法等十几部法律,制订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是《决议》内容的全面展开、充足贯彻和具体落实。

韩大元说:“5月28日全国人大的授权是具有法律效率的,它既明确了国度安全法的基础原则,同时明确了四类严重迫害国度安全的犯法,我们要通过法律来把它具体化、明确化和明细化,完成这样一个立法的义务。”

制订香港国度安全法得到了香港各界的普遍支撑。“撑国安立法”结合阵线通过网上和街区开展了签名行为,短短8天,就收集超过292万个签名,运动召集者向香港中联办递交了他们收集的签名成果,并希望通过香港中联办向中央传达香港市民坚决支撑香港保护国度安全立法的意愿。

中央有关部门在相干法律草案起草进程中,也充足与香港各界沟通,多次听取香港特殊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有关重要官员等对香港保护国度安全立法问题的意见建议。在起草法律草案文本形成后,有关方面专门就案文征求了香港特殊行政区政府和有关人士的意见,认真研讨香港特殊行政区政府反应的意见建议,充足斟酌香港特殊行政区实际情形,本着能吸收尽量吸收的精力,对法律草案文本作了重复修正完美。

韩大元说:“从立法进程到现在反应出科学立法、民主立法。首先这部法律是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是‘一国两制’精力的具体化。所以这次的立法中,它特殊强调了要落实‘一国两制’,既保持‘一国’的原则,同时也要采用必定的机动性,充足地要吸收香港特殊行政区的法律制度,特殊是普通法的一些制度,能吸收的尽量吸收,能够体现的尽量体现,使得这个法律在香港实施的时候,有‘一国两制’的具体展示。”

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有6章,分离为总则,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的职责和机构,罪恶和处分,案件管辖、法律实用和程序,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机构,附则,共66条。这是一部兼具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内容的综合性法律。

韩大元说:“在香港实际上确立了由宪法跟基础法共同构成的宪制秩序,宪法、基础法,包含全国性的法律,这一次的国度安全法,共同构成了一种宪制秩序,所以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法,是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的基础根据。那么未来香港特殊行政区的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在实行职责的时候,在国度安全的保护上,必需以国度安全法为根据。”

香港国安法明确规定中央人民政府对有关国度安全事务的根本责任和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的宪制责任;明确规定分裂国度罪、推翻国度政权罪、可怕运动罪、勾搭外国或者境外权势迫害国度安全罪等四类犯法行动和处分;同时也明确规定在香港特殊行政区设立驻港保护国度安全公署、特区保护国度安全委员会,来共同保护国度安全。特区警务处和律政司都会设立专门机构负责国度安全事务,专人专管。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在香港保护国度安全理所应该。“港区国安法”践行法治,打击犯法、遏制外部权势干涉。以法治的方法保护法治,能力使意见的表达和权力的行使始终运行在制度轨道上,使香港的民主自由走上一条良性发展的途径。“港区国安法”不是约束香港自由的紧箍咒,而是保障香港发展的安全带。保障越坚固,香港才越安宁、越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