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油气产业发展面临哪些机会与挑衅?多位专家热议

[手机看消息][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7日讯 7月2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度发展与战略研讨院与中国石油团体经济技术研讨院结合主办的“全球油气发展研究会:新时期油气产业发展面临的机会与挑衅”通过线上举行。与会专家就全球油气行业将面临怎样的危机与转折,如何抓住机会窗口期、面向未来提前布局进行深刻交换与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国度发展与战略研讨院执行院长严金明在致辞中表现,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使全球经济遭受了严峻的挑衅,原油价钱呈现了激烈变动,这不仅阐明疫情在深入变更着全球政治、经济与社会,也折射出人类能源发展史进入了生产与消费的新时期。

中国石油团体经济技术研讨院书记钱兴坤表现,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按下了世界经济的暂停键,显著降低了全球油气需求,引发了市场的局部振荡,冲击了全球油气产业链和供给链的稳固。疫情叠加中美贸易带来的高度不肯定性,让各方对全球油气市场远景的担心广泛增添,此次会议就是要试图解答全球油气行业可连续发展必需积极应对的各项考题。

在议题一“后疫情时期全球油气产业链供给链演化趋势”的讨论中,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讨院石油市场研讨所所长戴家权指出,高度全球化是行业的显著特性,也要求了企业经营与业务的高度全球化。到2050年,全球供需区域不平衡较目前将进一步加剧,亚太地域仍将是未来全球石油需求的核心增长区,这也就要求全球供给链稳固性的进一步进步。中国油气行业已经形成了全产业链的开放格式,这为油气企业推动全球化布局,保持全球化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讨院世界经济研讨所原所长陈凤英以为,从国际经济关系来看,中美关系会显著影响到国际能源产业、能源关系和能源地缘政治。在此趋势下,全球能源产业布局将出现全球布局,地域生产,重点供给,亚洲将成为最要害的生产点,须要石油企业夯实在亚洲的产业链安全。产业链的科技化、低碳化、绿色化是未来趋势,这其中最大的挑衅和机会将是来自科技研发和人才的竞争。

IHS Markit下游资讯高等总监刘海全指出,反全球化浪潮、社会变更和能源企业的现金流短缺是当前能源行业最大的不肯定性起源。区域化生物资燃料的加速发展、区域性炼油化工产品自给才能的进步和资本应用效率进步是未来石油行业的发展趋势。反全球化浪潮对能源行业的影响仍存在不肯定性,未来发展方向仍需取决于全球化演化情形和项目发展的经济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讨所能源经济室主任朱彤以为,中国经济转型和产品升级对高端化工产品提出了需求。疫情对全球产业链的冲击将重要体现在医疗产品、芯片科技等领域,对油气行业的影响相对较小。美国事全球油气市场的搅局者,将成为沙特和俄罗斯所主导的原油治理格式中的最大不肯定性。中国、日本和韩国将成为主要的原油稳固需求者,中国可应用原油供给多余的有利局势,加快原油从卖方市场向卖方市场改变,完美储备才能,并加快供应侧构造性改造。

另外,也有专家通过火析天然气市场供需变化指出,制作业和电力行业将成为需求晋升的要害,而不同国度的经济展望和复苏步伐也将起到决议性作用。在绿色、低碳转型的进程中,天然气的市场竞争力将晋升,如何实现天然气、可再生能和氢能间的相互替代作用是未来发展方向,但投资的缺少也会在必定水平上影响天然气使用的增长。

在议题二“新型能源安全观探讨”的讨论中,中国石油团体经济技术研讨院副院长姜学峰指出,当前过低的油气价钱对投资和生产意愿发生了宏大负面影响,这将对未来供给才能的保障造成风险。同时,这也对生产体系的弹性提出了新的要求。油价的暴跌反应出国际市场治理构造的矛盾和美国市场定价机制的懦弱性,并可能对能源转型发生负面影响。疫情造成的产业链供给链冲击,使得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在斟酌经济效益同时,更多寻求产业安全自主可控,并以此作为产业链安全的主要尺度,最终不利于全球能源资源投资和市场优化。

中国科学院院士金之钧以为,当前全球能源正在向干净化、低碳化、疏散化和数字化转型,在能源安全概念中,科技将施展越来越主要的作用。其次,各个国度应对疫情所释放的巨额救市现金流,将可能在短期内带来能源市场供需倒挂现象,这须要我们将进步能源效力、全民勤俭理念贯彻始终。再次,石油也是金融衍生品,50-70美元的油价可以带来健康合理的产业发展和上下游关系,这也须要避免金融界对油价的恶意炒作。最后,石油也是一种战略资源,保护全球石油供应安全也是保护国际和平与安定的要害。应增强供应方和消费方互通合作,保护安全稳固的能源市场。

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门总监翟永平以为,能源安全的经济逻辑体现在为经济提供必要的能源供给,在此逻辑下,油气包含煤炭在未来都仍有很大发展空间。第二,农村能源的供给安全和农村干净能源使用的商业化利用对能源系统的安全提出了要求。第三,干净能源的使用对环境体系、气候体系的安全都造成了主要影响,经济性让位于对气候治理的整体斟酌,须要在未来引入碳价以实现其经济性。第四,能源系统安全或能源系统的韧性在疫情影响下,体现出更主要的作用,其要害在于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能源体系的稳固性。能源安全应当是“以人为本”的,与我们的生涯存在紧密接洽。

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陈新华以为,能源安全须要重新在新的发展环境下定义,能源安全概念也已进入到从石油为主到油气+电力双支柱的能源安全的概念。在以电力为核心的能源安全部系中,从政府到企业到个人都应承担自己的责任,并施展相应的作用。以电力为核心的能源安全部系可以施展我国在常规发电、新能源发电和储能等领域的作用,联合数字化先进技术,战胜油气领域的弱项,实现我国能源安全。

也有专家指出,天然气和LNG市场由于缺少全球性治理机制,正在阅历更加激烈的价钱波动。油气价钱的低迷将有可能对产油国政治经济稳固造成冲击,并影响国际能源安全。另一方面,在能源转型趋势下,石油的使用仍将坚持主要位置,这也就意味着须要连续和稳固的投资,这是当前经济冲击下的挑衅。

在议题三“油气地缘政治与全球原油定价机制”的讨论中,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美问题专家左希迎指出,新冠疫情以来,中美战略竞争出现出两个核心内容,一是有关疫情的叙事体制之争,二是高科技之争。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讨院首席研讨员施训鹏以为,油气行业离不开对氢能的讨论。一方面,氢能可以替代石油,尤其是在交通领域,未来有可能从需求侧影响油气;另一方面,如果将氢和电接洽起来,通过电解制氢,再加上氢氮制氢,氢产能将大大晋升。石油价钱是由供应和需求两方面因素决议的,目前的OPEC、OPEC+以及OPEC++更多的是在供应侧调剂全球石油市场。仅由供应侧决议油价,不仅是不正常的,而且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健康发展也是不利的。以中国为代表的能源需求国应更积极地参与到国际石油市场的博弈中。

与会专家还就能源市场的变动进行了探讨,一致以为,未来能源格式将由沙特、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四个国度主导,其中沙特、俄罗斯和美国事三个最大的产油国,中国事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今年年初沙特和俄罗斯的价钱战在事实上增强了两国在能源市场上的力气,而美国作为能源出口国已经全面参与到OPEC、OPEC++以及全球石油供应的会谈当中。与会嘉宾以为,长远来看,亚洲天然气的发展有着光亮的远景,甚至会进入一个“黄金时期”。短期来看,新冠疫情给天然气行业的发展带来了重大挑衅:一方面,不管是在美国、欧洲还是亚洲,天然气价钱都极低;另一方面,亚洲长期天然气合同比拟多,目前现货和长期价钱的差距显明拉大。

会议最后,中国人民大学国度发展与战略研讨院副院长许勤华和中国石油团体经济技术研讨院副院长姜学峰代表与会嘉宾总结了四点共鸣: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以来,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生涯带遭遇重大冲击,加之中美关系远景高度不肯定性,加剧了各国对全球供给链、产业链稳固运行和深度调剂的担心。二是油气行业高度全球化,疫情叠加和油价暴跌引发行业深度调剂,全球世界能源转型继续推动,油气发展远景的不肯定性增多。三是作为当前世界最主要的能源行业,油气产业的健康发展对全球经济复苏,打消能源贫困,实现结合国2030年可连续发展目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至关主要。四是智库学者和能源从业者要增强能源消费国与生产国之间的合作,匆匆进全球油气产业链和供给链的稳固,推进世界经济连续健康发展,合力推进油气行业转型升级,助力能源系统绿色、低碳、可连续发展,缓解气候变化,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责任编纂:马常艳)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明",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