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望报告:数字经济规模再创新高

在国际经济环境庞杂严峻、国内发展义务艰难沉重的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依然坚持较快增长,各领域数字经济稳步推动,质量效益显明晋升。

中国信息通讯研讨院日前宣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添值规模到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到达36.2%,其中北京、上海数字经济GDP占比已经超过50%。数字经济规模再创历史新高,数字经济各领域发展亮点频出。

专家指出,数字经济是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能够减少信息流动障碍,加速资源要素跨产业、跨区域合理流动。推进我国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不仅能够创造大批投资机遇,有效拓展国内需求,还能推进技术创新和产业变更,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和增长期。

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加快

“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长15.6%,应当还是坚持一个快速增长势头,这也反应了中国实体经济各个行业数字化转型正在逐步加快。”中国信通院副院长余晓晖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说。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公民经济中核心增长极之一。白皮书显示,我国数字经济增添值规模由2005年的2.6万亿元扩张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由2005年的14.2%晋升至2019年的36.2%。

数字经济连续高速增长,已成为我国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要害抓手。白皮书显示,依照可比口径计算,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名义增长15.6%,高出同期GDP名义增速约7.85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一产业名义增速6.8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二产业名义增速9.79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三产业名义增速6.54个百分点。与2005年相比,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增长12.7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0.6%;而同期GDP仅增长4.3倍,年复合增长率为12.6%;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离增长2.2倍、3.4倍和5.9倍,年复合增长率分离为8.7%、11.1%和14.8%。由此可以看出,数字经济已成为推进经济连续稳固增长的要害动力。

我国数字经济的位置更加突出。白皮书指出,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晋升,从2014年到2019年的6年时光,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始终坚持在50%以上,2019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7.7%,成为驱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核心要害力气。

数字经济各领域亮点频出

据中国信通院相干负责人介绍,此次宣布《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是2015年以来持续第六次宣布数字经济研讨结果。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白皮书的一大看点是,数字经济框架从“三化”扩大到“四化”。 在延续以往研讨的基本上,白皮书将“三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扩大为“四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数据价值化),增添了对数据价值化、数字经济政策系统的研讨梳理。从“四化”各个角度看,我国数字经济各领域发展亮点频出。

其一,数字产业化稳步增长。2019年,数字产业化增添值规模达7.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7.2%,同比增长11.1%。数字产业构造连续优化,软件产业和互联网行业占比分离同比增长2.15个百分点和0.79个百分点,电信业、电子信息制作业占比小幅回落。

其二,产业数字化稳步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由单点利用向持续协同演进,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的改革晋升,数据集成、平台赋能成为推进产业数字化发展的要害。2019年,我国产业数字化增添值规模约为28.8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9.0%。产业数字化加速增长,成为公民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持力气。

其三,数字化治理稳步晋升。基于大数据的决策支持才能、综合治理才能建设成效显明,规范有序、包容审慎、激励创新、协同共治的数字经济发展环境加速形成。

其四,数据价值化加速推动。数据生产要素属性的晋升,关系着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随着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进步生产效力的乘数效应凸显,成为最具时期特性的新生产要素。

战略勾勒数字经济发展蓝图

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对于经济长远健康发展具有主要意义。

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指出,基于数字技术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是对冲我国经济下行压力的稳固器,数字经济将开启新一轮经济周期,成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的引擎。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光,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机会期。白皮书从五个方面提出数字经济发展建议:一是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过程。推动数据采集、标注、存储、传输、管理、利用等全性命周期价值管理,实现传感、节制、管理、运营等多源数据一体化集成。二是推动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增强企业数字化改革,领导实体经济企业加快生产设备的数字化升级。三是着力晋升产业基本才能。突破核心要害技术,强化基本研讨,晋升原始创新才能,盘踞创新制高点。四是强化数字经济治理才能。树立健全法律法规,完美数据开放共享、数据交易、知识产权维护、隐私维护、安全保障等法律法规。五是深化数字经济开放合作。增强各国数字经济领域政策和谐,深度参与全球数字经济创新合作等。

针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问题,王一鸣也提出了建议:一是制订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缭绕新基建要害技术研发、产业数字化转型等进行战略勾勒,领导市场主体普遍参与,形成政府与企业合作推进的数字化经济发展合力。二是推动新型基本设施建设,激励市场主体继续扮演主要角色,领导市场主体参与新基建,更好地对接市场的终端需求。三是增强要害共性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在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领域提前布局。四是加快制作业数字化转型,推动企业数字化改革,施展龙头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示范引领作用,带动产业链和中小企业数字化程度的晋升。五是进行包容审慎的监管,监管机构不仅要关注数字平台的形成,更须要关注竞争机制是否有效、竞争秩序是否有序以及如何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六是解决数据产权的界定问题,对个人数据、政务数据以及商业数据进行分类界定和维护,树立安全、自由的数据流通环节,为培养数据市场创造条件。(

在国际经济环境庞杂严峻、国内发展义务艰难沉重的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依然坚持较快增长,各领域数字经济稳步推动,质量效益显明晋升。

中国信息通讯研讨院日前宣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添值规模到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到达36.2%,其中北京、上海数字经济GDP占比已经超过50%。数字经济规模再创历史新高,数字经济各领域发展亮点频出。

专家指出,数字经济是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能够减少信息流动障碍,加速资源要素跨产业、跨区域合理流动。推进我国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不仅能够创造大批投资机遇,有效拓展国内需求,还能推进技术创新和产业变更,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和增长期。

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加快

“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长15.6%,应当还是坚持一个快速增长势头,这也反应了中国实体经济各个行业数字化转型正在逐步加快。”中国信通院副院长余晓晖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说。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公民经济中核心增长极之一。白皮书显示,我国数字经济增添值规模由2005年的2.6万亿元扩张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由2005年的14.2%晋升至2019年的36.2%。

数字经济连续高速增长,已成为我国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要害抓手。白皮书显示,依照可比口径计算,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名义增长15.6%,高出同期GDP名义增速约7.85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一产业名义增速6.8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二产业名义增速9.79个百分点,高出同期第三产业名义增速6.54个百分点。与2005年相比,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增长12.7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0.6%;而同期GDP仅增长4.3倍,年复合增长率为12.6%;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离增长2.2倍、3.4倍和5.9倍,年复合增长率分离为8.7%、11.1%和14.8%。由此可以看出,数字经济已成为推进经济连续稳固增长的要害动力。

我国数字经济的位置更加突出。白皮书指出,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晋升,从2014年到2019年的6年时光,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始终坚持在50%以上,2019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7.7%,成为驱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核心要害力气。

数字经济各领域亮点频出

据中国信通院相干负责人介绍,此次宣布《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是2015年以来持续第六次宣布数字经济研讨结果。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白皮书的一大看点是,数字经济框架从“三化”扩大到“四化”。 在延续以往研讨的基本上,白皮书将“三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扩大为“四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数据价值化),增添了对数据价值化、数字经济政策系统的研讨梳理。从“四化”各个角度看,我国数字经济各领域发展亮点频出。

其一,数字产业化稳步增长。2019年,数字产业化增添值规模达7.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7.2%,同比增长11.1%。数字产业构造连续优化,软件产业和互联网行业占比分离同比增长2.15个百分点和0.79个百分点,电信业、电子信息制作业占比小幅回落。

其二,产业数字化稳步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由单点利用向持续协同演进,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的改革晋升,数据集成、平台赋能成为推进产业数字化发展的要害。2019年,我国产业数字化增添值规模约为28.8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9.0%。产业数字化加速增长,成为公民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持力气。

其三,数字化治理稳步晋升。基于大数据的决策支持才能、综合治理才能建设成效显明,规范有序、包容审慎、激励创新、协同共治的数字经济发展环境加速形成。

其四,数据价值化加速推动。数据生产要素属性的晋升,关系着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随着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进步生产效力的乘数效应凸显,成为最具时期特性的新生产要素。

战略勾勒数字经济发展蓝图

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对于经济长远健康发展具有主要意义。

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指出,基于数字技术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是对冲我国经济下行压力的稳固器,数字经济将开启新一轮经济周期,成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的引擎。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光,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机会期。白皮书从五个方面提出数字经济发展建议:一是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过程。推动数据采集、标注、存储、传输、管理、利用等全性命周期价值管理,实现传感、节制、管理、运营等多源数据一体化集成。二是推动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增强企业数字化改革,领导实体经济企业加快生产设备的数字化升级。三是着力晋升产业基本才能。突破核心要害技术,强化基本研讨,晋升原始创新才能,盘踞创新制高点。四是强化数字经济治理才能。树立健全法律法规,完美数据开放共享、数据交易、知识产权维护、隐私维护、安全保障等法律法规。五是深化数字经济开放合作。增强各国数字经济领域政策和谐,深度参与全球数字经济创新合作等。

针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问题,王一鸣也提出了建议:一是制订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缭绕新基建要害技术研发、产业数字化转型等进行战略勾勒,领导市场主体普遍参与,形成政府与企业合作推进的数字化经济发展合力。二是推动新型基本设施建设,激励市场主体继续扮演主要角色,领导市场主体参与新基建,更好地对接市场的终端需求。三是增强要害共性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在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领域提前布局。四是加快制作业数字化转型,推动企业数字化改革,施展龙头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示范引领作用,带动产业链和中小企业数字化程度的晋升。五是进行包容审慎的监管,监管机构不仅要关注数字平台的形成,更须要关注竞争机制是否有效、竞争秩序是否有序以及如何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六是解决数据产权的界定问题,对个人数据、政务数据以及商业数据进行分类界定和维护,树立安全、自由的数据流通环节,为培养数据市场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