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岱王沟做山大王,上南天门飞仙

文/罗锦华竹溪县有个岱王沟综合林场,始建于1988年,近年来成了网红打卡地,朋友圈内隔三差五就有人配诗组图,写美文发圈,看得我心痒难耐,总想找个机遇亲赴现场,以慰思慕之情。5月30号下午两点左右,桃花源读书俱乐部孟正圣老师忽然打来电话,说三点动身去岱王沟,表姐邀我同行。我放下手机,耐烦的安抚好正筹备午休的孩子,向她们求告一下午假,草草梳洗,换上便装就出了门。三点过,我促达到商定地点,孟老师及表姐一行己在红光市场等待我。

岱王沟森林休闲景区距县城35公里,最低海拔480米,最高海拔1830米,地属大巴山脉东段,泉溪镇辖区。该景区年平均气温12.4摄氏度,全年气候平和,春短夏长,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俨然一个世外桃源,最是适宜我这类畏寒怕热的人居住。

近年来,借着 精准扶贫 的劲风,全县途径大改革,路况有了全面改善,尽管是下乡进山,汽车一路畅行无阻。正值暮春初夏,时至午后,阳光熹微,清风徐徐,好不惬意。几个月来,陪着孩子们困守家中上网课的慵懒郁闷,一扫而光。尽管我晕车晕的四肢无力,仍然兴趣勃勃地听着同行的老师们一路讲述景区发展史,不觉中,汽车在一座小桥旁停下。孟老师说: 到了。 我们都下了车,小桥左边是一排新建的旅游服务区和宽敞的停车场,还不及细看,已有招待人员热忱的迎过桥来。孟老师说,另一车人走岔了路,跑到龙王垭去了,让我们先去休息区喝茶,等待会合。大约半小时后,鄢达惠老师与十堰子午线传媒有限公司的几位摄影采编老师一起到来。茶后,我们在林场陶主任的率领下向岱王沟进发,已是四点过。为了节俭时光,陶主任建议乘车,进沟不久,路就越来越窄,仅容两车擦身交织。山路沿河谷而上,山陡谷深,林丰草盛,怪石嶙峋,鸟鸣啁啾。忽然,前面有人拦路招停,说途径施工,车辆无法通行。我们下得车来,只见许多游人在路下的小河里戏水,甚至有人摆着折叠桌椅野炊,多以举家出行。老人坐在石上垂钓,孩子赤足捉鱼嬉戏,年青的妈妈采山花野菜,爸爸拾柴垒灶烧火,一家人其乐融融,甚是暖和。陶主任介绍说,这里是大鲵滋生地,林区内有丰盛的野生鱼类,动物多达100多种,国度级省级维护珍稀动物就多达60多种,常见的有猕猴、黑熊、大鲵等。绿植更是丰盛,无以数计,尤以野生茶、草药和鹅掌楸等为贵。 

缘溪行, 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 同行中,只有我和表姐两位女性,我们坦然接收了大家的礼让,走在最前面,直感到迎面有凉气沁人。一路上奇石异状,盘桓错落,沟壑蜿蜒,纵横交织。河水清清浅浅,散散淡淡,淙淙潺潺。林木遮云蔽日,阳光从叶隙里洒落下来,斑斑点点,好似舞厅里的霓虹闪耀。一路上听多了景区的介绍,早已心憧憬之,故急急行去,总想快一点达到景区。步行十几分钟后,终于达到景区入口。大门好似一个古老朴拙的大树洞,从根状的门口进来,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路边芳草萋萋,举目皆翠,这就是 树阴照水爱晴柔,泉眼无声惜细流 的最恰切写照了。一座精致的拱桥,像是临界的界门。上得桥来,只听得水声涔涔,回声悠悠,更显深幽和静寂,凉气侵人。山石树木,甚至连攀援而生的藤蔓上,都长满了绿茵茵的青苔,像极了童话里绿伟人的绿胡须,给这里的风物陡增一层沧桑和神秘之感。第一级瀑布就在这里适时呈现在我们眼前。因为雨量不足,广大的瀑布,在右侧收缩成一道白帘,近看又像一位曼妙的白衣仕女,柔媚清简,又不失灵动。那白,只是因落差太大,使得清澈的溪水在崖壁处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浪花,在跌入潭底之前瞬间怒放。最令人意外的是瀑布后面隐着一处山洞,里面潮湿昏暗又森冷,不像传说中的 水帘洞洞天福地 ,倒像是古人闭关修炼神功的所在。过了第一瀑,沿栈道攀栏而行,光线越来越暗,像是天已黄昏,又像是大雨欲来之时乌云蔽日的晦暗,空气也愈加湿冷,我的胳膊上竟冒出一层鸡皮疙瘩。此时此处,让人不由得想起《西游记》里妖怪出没的场景。倘若我一人独行,估量再也不敢前行一步,早已折身回返了。要么就是艺高胆大的山大王,对这里地形地貌了然如心,才敢独自在此逗留吧。

栈道的修建很有匠心,溯溪而上又不死板的沿溪而行,却是沿谷势山形,奇妙地回旋回环,一会儿接近溪谷,一会儿又绕山而去。石阶也是随便而铺,有的就山石敲凿砍削而成,有的用山石填补拼接而成。护栏却是仿造枯藤的形状和色彩,无规律的弯曲,表面粗糙,保有古朴自然的格调。不知是山风吹拂、春雨洗礼过的缘故,还是游人攀扶的缘故,十分洁净。
因了第一瀑谷深 光幽的缘故,我们总感到天快黑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尽管气喘不匀,呼吸不畅,仍不忍歇步。又经过一座拱桥,攀越一道峻峭的崖壁,却忽见一个开阔的空间,天空也明亮了许多。眼见着明艳的阳光,还在山顶斜斜的映照,一颗绷紧的心又放松了许多,就在溪边清洁清凉的青石上坐下,喘息一会儿。表姐禁不住这清冽的溪水的诱惑,弯下腰去浇水洗了胳膊和脸颊,又捧起水来喝,还不住地感慨: 这水真甜。 稍息片刻,又起身疾步向山顶攀缘。我和表姐听了陶主任建议,走沿溪的分栈道,可以省一些脚程和体力。孟老师与我们同行,陶主任领着几位年青的摄影师走之字形栈道。栈道峻峭又狭小,我们三步一站,两步一停。表姐边走边感慨,这么美的处所现在才来看,颇有相见恨晚的意思。我却深感体力不支,暗下决心,以后要好好锤炼身材。孟老师不说话,不知是感到我们姐妹话多,损坏了山谷的清幽,还是忙着拍照料不上说话。没走多远,我早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此时却在轰鸣的水声中,听见熟习的人语声。陶主任他们已于我们之先达到山腰处的二级瀑布。看山势,这里的瀑布要比第一级瀑布高,像一条白练,真有李白 飞流直下三千尺 的挥宏飞泄之感。水流浪进瀑底的深 潭,迸溅的水花落在我的胳膊上、脸上,丝丝凉意直浸骨肌。潭外沿的拦水坝上,别出新裁的用清一色的石磨做跳石,甚是清奇。这里地势开阔,光线又明亮了许多,是观景休憩的最佳方位。我这样想着,就势坐在石崖上,大口喘着气,看他们或蹲或站或仰或俯地变换着姿态拍照,正待放松,他们拍完又转身示意我起身,说要在日落之前登上南天门,天黑之前下山去。为了不落伍,又怕着谷底的妖气,我赶紧立起身来。为了照料我的步幅,大家让我走在最前面。

离顶峰越近,山势越陡,栈道回旋在峻峭的悬崖上,我几乎不敢扭头往下看,听见水声逐渐变大,就知道离第三瀑不远啦。
若第一瀑为帘,第二瀑为练,这第三瀑就该为纱了。流动的水,像是被风拂动的白纱,有垂坠的质感,又有灵动的飘逸,像是一层一层拼接的纱幔,水流从上往下一折一折,迸散出水珠,氤氲着水雾,像纱似连非连,像雾要散不散。这里的潭不是最大的一个,却是最适宜赏玩的一个。四周青石为堤,高下起伏,左侧有一巨石,像一只巨龟爬俯在潭边饮水,又像是一尊石案,可供人抚琴读书、铺纸作画。外沿是人工修筑的拦水堤坝,右边有一块独立突出在水中的青石,可容一人盘腿打坐,或金鸡独立。潭水青中泛绿,足见其深。水里有许多野生小鱼自在的游动,它们成群结队,游速极快,像是训练有素的避险高手,生怕被我们抓了去似的。过了第三瀑,就要登顶了。到了此处,才知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的意思。说到之前栈道的陡,都不比这里。越往上走,越感到曾经爬过的山都只配叫做丘。我每爬上一级台阶,就感觉脚步重了几斤。这里的多数台阶已不是自然的石阶了,基础都是人工建筑的,多半悬空在峭壁外侧。里边的崖壁,有的像刀切,有的像釜砍,有的像滑坡后的裸石,真有一脚踏空即粉身碎骨的惊悚之感。仰头上望,有崖石悬在头顶,有的似乎正欲下坠,倘若一脚重踏,就会震落飞石,随时就有滚石轰然下跌的压迫之感。走在我身后的陶主任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悸,连忙解说,这里的悬崖峭壁都是天然的,经过终年风吹雨打,自然风化,早已定型,在景区开发时,也都做过周到的安全排查和处置,并大胆假想,将来要在峭壁处刻上诗文,让这里的 险、高、绝 ,增加一些文艺的 轻、简、慢 。听到这里,我不胜期待。

 我们一边走一边听陶总讲述未来的计划和远景,不觉中就到了南天门。只见崖口顶处,两边巨石高耸,中间只容一人穿行的窄缝,外侧的崖石悬在栈道外,里侧的崖石与山体相连,像是一个整石被刀劈开了一半,此乃鬼釜神工,让人咋舌称奇,叹为观止。
 站在南天门口,俯身下望,山峙高耸,谷涧深不见底 ,我忽然感觉眼睛发涩,呼吸不畅,四肢乏力,大汗淋漓,脑袋里嗡嗡作响: 晕了,我要晕了。 说罢,我双手紧紧抓住护栏,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见有人让表姐上前来掐我的人中,慌忙睁开眼睛说: 没事,就是心慌,喘不过气来。 大家都长吁了一口吻,轻松的笑了。孟老师忽然吟诗打趣道: 啊!南天门到了,我飞身成仙了!  过了石门,又走了多级台阶,下了崖口,栈道又现出岔口,一边往下走去是树屋,另一边向左转是宽敞平坦的停车坪,坪里建有一所长亭,里面有两排凉椅。我本想坐上去歇歇的,无奈夕阳已经开端落下,山顶上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这里大概是未来游览车停靠的处所吧?游人从谷底上得南天门,大多会精疲力尽,能在这里乘坐游览车下山不失明智暖心之举。 好在下山的路比拟平坦,虽然还在修葺中,但和同行的老师们一路走一路聊,回味一路旖旎风光,葳蕤春色,也不觉疲惫,不多时就下得山来。到了谷底,又乘车原路返回到服务中心,天已黑定,贴心的招待处早已备下丰富的佳肴迎候着我们归来。岱王沟综合休闲景区的旅游远景无疑是辽阔的,它的优势很显明,离县城不远,交通也很方便,是个旅游休闲的好去处,自然资源储藏十分丰盛,也有着宏大的开发潜力。春夏秋三季,周末,节假日,都可以呼朋唤友,扶老携幼来岱王沟做山大王,享受大山的险峻,沟谷的清幽,叠瀑的恢弘;上南天门飞身成仙,一览众山小,俯看人间烟火。


责任编纂:李艳敏 竹溪消息网编纂部:0719-272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