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让秦昊“没机遇”,黄轩大标准,还带上于正撕女主的金马奖最佳,毕竟多好看?

【版权声名: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情势剽窃or转载,违者必究!】

就在今天,娄烨2014年的旧片《推拿》在中国台湾重映了。

在大多数地域的电影院都没能恢复正常营业的艰巨时刻,看到“电影”这件事情还在正常运转着,无疑是有鼓舞作用的。导演娄烨今天也特意上线发了个自拍小视频,感激观众能在多年之后继续关注《推拿》,并表现自己相信“电影会继续下去”。

当然《推拿》的“翻红”还不止是因为重映。有一大原因是因为饰演主角沙复明的秦昊火了,许多观众又去点播来回顾,看看他的“演技历史”。

每当片中的沙复明和其他角色发生矛盾,弹幕总是飘过一句句“信不信马上带你去爬山”,这种破次元壁的行动大家也是乐此不疲。

展开全文

还有一个助力《推拿》受关注的原因就很好笑了。另一主演黄璐在微博上和于正撕X,于正老师前言不搭后语发了一通小作文,倒是提示了大家可以关注电影。

另外一位主演黄轩前后脚也因为和神秘女子逛街,被该女生拍屁股而上了热搜,随后黄轩在微博慷慨承认了女友的存在。《推拿》剧组这个月是什么神奇的偶合?

各种八卦终究只是边角料,最主要的还是影片本身。《推拿》的确是一部值得好好看的电影,从功利一点的角度来看,这部电影当年称得上是“拿奖到手软”。入围柏林电影节主比赛单元,在金马奖拿了包含最佳剧情片在内的六项大奖成为当年最大赢家,其他华语电影大奖的提名也几乎没有错过。

近8分的豆瓣评分,目前在娄烨所有的电影里可以排上前三。

从电影本身看,这部影片所带来的壮大人文关心和直击人心的力气,在华语电影中也显得十分特殊。

《推拿》聚焦了盲人推拿师这一特别群体,展示他们的真实生涯日常和心态。属于盲人群体的的自强、自爱、自重、自尊,都在生涯片断中一一出现。

影片对盲人的过细描绘,也得益于毕飞宇所写的原著小说对盲人的细腻察看。这部小说还获得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很有文学价值和现实意义。

拍边沿人群的电影很多,但避免直接卖惨,而是真正派面他们的喜怒哀乐与人性愿望,了解他们对待世界的方法,以及揭晓只有他们内部圈子才知晓的残暴规矩的影片,可以说寥寥无几。而在《推拿》中,这些属于“另一面”的故事都真实可感。

影片对盲人群体的关心还不止在故事本身。除了明星主演外,娄烨还请了多位真盲人来出演,扮演小孔一角的张磊就是其中之一,她还凭借这个角色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这在华语电影史上绝无仅有,也让我们看到了残障人士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

电影的制造也花了一些心思,在既关照盲人群体的同时,也提示着正常观众影片中的人处于一个“看不见的世界”。

导演娄烨部署了一个女声作为旁白,在角色无台词时一直负责叙事,甚至还播报了主创阵容。

影片的声音也做得尤为细腻,盲人使用手杖的声音,人物的喘息声,风铃声,吃橘子的声音,各种环境声都层次分明又融为一体。这样的处置不仅让盲人观影成为可能,也能让正常人闭眼体验盲人的世界。

我们甚至可以从镜头里感受到微弱视力者的直观视角。黑暗中一团团隐约的影子,对普通人来说很新奇,但这就是他们的全体希望。

除了以上居心的细节,片中每个人的人物性情,以及融入世界的方法,都无不令人触动。

片中的三个男性主角,各自代表了愿望的其中一面。黄轩、秦昊、郭晓冬三位男演员饰演盲人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他们脱离了“目光失焦式演法”,以更真实的方法展示了盲人的形象。

故事从黄轩饰演的小马开端。因为童年的车祸意外,小马失明了。他相信父亲的话,以为自己可以再度复明。然而最终他发明,这不过是徒劳的自我抚慰。

阅历了自杀未遂,最终小马不再挣扎。他接收了命运,到特别学校学习推拿,进入一家叫“沙宗琪”的推拿中心工作,老板就是秦昊饰演的沙复明。

在“沙宗琪”,小马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身材的激动。

下班时光,推拿师们在一起打打闹闹,盲人相互认识也重要靠触觉,这让小马有了和新来的女生小孔肢体接触的机遇。

盲人学校教推拿,教生涯的技巧,但没人教他们什么是性与爱。小马这样过早失明的年青人,只能在惊讶和新奇中认识自己的性激动。

这样的他,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是“边界感”,只一味地追随感觉,不惜以冒犯来接近女孩,根本没有斟酌到小孔已经有男友。

此时店里的先辈给指了一条“明路”,找不到伴侣的盲人,解决生理需求的道路就是去找发廊妹。

边沿人群对爱和性的盼望,也只有靠另一群边沿人去解决。

就这样,小马认识了黄璐饰演的发廊小姐小蛮。一开端小马也只是纯洁来解决需求,然而多次接触之后,小马把自己想象成了“故事”里的人。

在小马的想象里,他和小蛮拥有正常的恋爱。他们聊天,手挽手逛街,小蛮也会贴心肠把小马送回家。这层关系是否真的存在并不主要,对小马而言,这种暖和让他有一种自己还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去爱的希望感。

为了留住这种希望,他拼尽全力,也逐渐有了占领欲。他想要维护小蛮,也想和小蛮开启新的生涯。

小马的结局也是所有角色中最暖和的一个。他有了自己新的推拿工作室,也和小蛮相互扶持走下去。

童话式结局,是娄烨给这部压制电影的一抹温顺亮色。

第二个男性角色,是“沙宗琪”的老板沙复明。在这个盲人小群体中,沙复明想要融入正常社会的愿望尤为强烈。

他经常出入舞厅,从不因盲人的身份而谢绝享受快活。

他也积极相亲,而且是和视力正常的女性相亲。

如果不是因为失明,喜欢研讨诗歌的他应当会是被很多人观赏的文艺青年。但因为和普通人不一样,他的高谈阔论在女方家长眼里完整是不切实际的说教。即使他不说教,看不见也意味着没什么大前程。

尴尬的是,普通人总认为盲人看不见,就能肆无忌惮表达情绪,实际上他们的灵敏超乎想象。

女方妈妈翻的这个白眼,沙复明早就从凳子的挪动声,以及谈话气氛中感受到了。但他还是坚持体面,慢慢把话说完。

秦昊老师这段奋力找寻声音源头,条件反射不断眨眼的表演,给了观众很强的信心感。此刻他就是真正的沙复明。

影片中有一句台词:“对盲人而言,看不见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东西”,说的正是沙复明此刻的感受。

沙复明从海子的诗里感受世界,但还是有许多事情他无法感知,比如到底什么是“漂亮”。

店里有位推拿师叫都红(梅婷饰演),来推拿的客人看到她都连连惊叹,长这么美丽身体这么好,眼瞎了真惋惜。

客人反重复复这么说,也在沙复明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他盼望知道都红的美到底是怎样的,也希望能拥有都红。

这种盼望逐渐变成一种偏执,沙复明感到这是爱,都红以为沙复明不过是对“漂亮”这个虚无概念的留恋。究竟看到“美”对盲人来说,实在是太奢靡了。

从盲人的角度来看什么是“虚无”,反倒是有了更具象化的懂得方法。对都红而言,被赞赏美貌,根本是件没有意义的事。世俗中所谓的美与丑,其实并不比自己对世界的感受,以及得到什么收获更主要。

但有眼睛的人,往往都把心灵的眼睛闭上,只去关注世俗追捧的虚无的概念。

沙复明终究没有从都红这里获得想要的成果,他失去了对美的执念,又捡起了融入正常人社会的愿望,每天混迹于广场舞群体。

郭晓冬饰演的王大夫,则因为对“钱”的执念落入了宏大的悲剧。不少普通人都对股市抱谨严态度,王大夫却不顾一切进入这场赌博游戏,直到钱全体被套牢。

原来在深圳混迹的他失去了店面,只好带着女友小孔回到南京老家,规划着先在沙复明的店里打工,攒钱结婚,重新开店。

王大夫的故事几乎全都与钱有关,在和沙复明打电话说情形时,他就体现出一种混社会的经验感,张口闭口“来找饭吃”。

他的悲剧命运也是因为钱。弟弟欠钱不还,债主找到了他的头上暴力逼债,王大夫仍然死死咬住钱不肯拿出来。

最后他用自残的方法,逼退了收债人。

对王大夫而言,钱是坚持尊严唯一的方法。有了钱,他可以相对体面地活着,不用沦落到如很多盲眼乞丐一样艰巨讨生涯。

没有了眼睛,已经不能算作正常人,只有从钱里能找回一点做人的感觉。

钱也在某种水平上维持着他对爱情的信念。女友小孔,其实不是全盲,在盲人群体里有个不为外人知道的严苛等级制,全盲是处于最底层的,多少还有视力的弱视群体尽量都不选择全盲作为伴侣。

王大夫和小孔的联合,其实并没有获得小孔家人的批准。

挣到钱,给小孔好的生涯,也给自己一个正常的人生,是王大夫如此“爱钱”的原因。

社会对每个人都很现实,对有残缺的人而言更加如此。普通人失去了某些东西,或许还能找回来。盲人一旦失去,有可能这辈子就再也没机遇了。

三位男性角色的对面,也有三位值得说的女性角色。不得不说《推拿》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是非常正面且立体的,虽然总体而言她们的戏份没有三位男明星这么多,但她们身上都有片中男性角色不具备的特质。

王大夫的女友小孔,在父母不批准的情形下和男友私奔来南京。她可认为自己的人生做出如此重大的决议,只是是因为单纯的爱与信赖。

都红同样十分坚韧,手受伤后无法再做推拿,她没有选择继续接收同事们的辅助,而是选择分开,自己去闯出一番天地。

在所有人中,都红也是始终对世界坚持苏醒的那一个。

她的同事金嫣则对爱情异常英勇。失败了一次也不气馁,哭过之后继续寻找爱自己的人。和别人相互依附,是她以为的自己能生涯下去的方法。

可以看到,女性角色都更加有勇气,有冲劲,能做自己的人生选择。

看完全部电影,实际上要表达的核心很简略,盲人也是“普通人”,只要是人有的愿望,他们同样具备。

片中给了盲人和健全人一个划分,盲人在明处,健全人藏在暗处。因此大部分盲人感到自己没有措施和健全人打交道。

但所谓“健全人”,就真的健全吗?眼睛看得见,就能洞察真相吗?

很多人不过是自恃身材上的健全,来对盲人制作神秘和对峙,自认为处于优势,但盲人也许早已用“心里的明镜”,领悟了他们看不到的“真相”。

毕竟谁才是真的“瞎了眼”,生涯自会给出成果。

少一些傲慢,多一点善意。对自己,对这个世界,都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