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工作者不单单就是打游戏 行业人才缺口急需弥补

[手机看消息][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新兴体育项目人才需求量大,或成为年青人择业的新蓝海

电竞工作者不单单就是打游戏

实习记者 邓方佳

近日,为确保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真实、正确,教育部颁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厉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通知》中明确了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干指标,其中比拟引人注目标一点是,“电子竞技工作者”被纳入了“自由职业”的范围。

“打游戏”竟成了“正经工作”

其实早在2019年4月3日,“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就已经被人社部纳入了当时颁布的13个新职业中,但这一次“电子竞技工作者”成为高校和教育部认可的“正经工作”,仍然引发了热议——赞成者以为,这是适应新业态、新市场的新兴职业,未来发展潜力宏大;反对者则表现,这会给青少年造成误导,“打游戏”怎么能成为正式职业?

实际上,“电子竞技工作者”可不单单指那些“打游戏”的人。能够专心致志“打游戏”的职业电竞选手,只是电子竞技领域的一个门类而已。比如足球行业中,职业足球活动员只是众多从业者中的一类,之外还有教练、翻译、后勤人员、电视转播人员乃至经纪人等。现如今,电子竞技缭绕赛事已经发展出上百个职业工种,包含电子竞技俱乐部层面、媒体及内容制造层面、赛事运动公司层面、直播平台层面等等。

在电子竞技俱乐部层面,有赛事团队,其中包含经理、选手、教练、翻译、后勤等人员,此外俱乐部里还有运营团队、市场团队、商务团队等。在媒体及内容制造层面,电子竞技相干岗位有记者、编纂、摄影、后期,以及技术、设计等很多岗位。在赛事运动公司层面,有负责项目兼顾管理、现场主持、裁判、视觉包装的管理团队,还有负责导演、回放、声控等工作的直转播团队等。

尽管这些岗位与传统行业中很多岗位有重合,但不可否定的是,电子竞技行业是一个非常大的范围,对从业者的综合才能也有较高要求。

电竞行业人才缺口急需弥补

上个月从哈尔滨科技学院电子竞技活动与管理专业毕业的王文涵,已经入职沈阳维米电竞公司近一个月。因为喜欢打游戏最终选择这个专业的他,现在却没时光打游戏了。他说:“大学时我的精神就放在学生赛事组织上。我须要完成物料筹备、宣扬合作、内容制造分发等工作,这让我意识到电竞专业绝不仅仅是打游戏那么简略。大学后期的实习与这一个月的工作,我将精神放在撰写谋划案、接洽参赛队、商务合作交换中,我逐渐意识到,电竞这个行业是方方面面的人才支持起来的。说实话,我爱电竞,但我现在没时光打电竞。”

2019年6月,人社部在其官网上宣布了《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剖析报告》。该报告称,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总观看人数增长到4.54亿,中国核心电竞喜好者预计到达7500万人。当前中国电子竞技员的整体从业规模超过50万人,不过,目前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况,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

由此可见,电子竞技活动对于人才的需求是多么急切,而据记者了解,目前包含中国传媒大学、中传南广学院、上海体育学院等近十所本科院校,以及北京京北职业技术学院、山西体育职业学院等几十所高职院校都相继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干专业。从这一点上说,“电子竞技工作者”成为国度认可的新职业,是时期发展的产物。对于酷爱电竞的年青人来说,不必偏执地必定要成为电竞选手,在良好的教育及领导下,学好其他相干本事,将喜好与工作相联合,平衡好理想与现实,为中国电子竞技活动的发展服务,也不失为未来择业的一个方向。

(责任编纂:何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