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泣别!

他,今年才47岁,也有自己最最心爱的家人,也想在不忙的时候带家人出去走一走。

他曾因积劳成疾三次住院,住院期间仍惦念案件进展。

每次义务来了他又全身心投入战役中,连续加班加点身材健康不断亮起“红灯”。

他新的岗位任命书组织已送达。

然而今天,他的座位却已空空如也。

办公桌上还留着摊开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案件线索核查提纲,画满了黑恶犯法组织的架构图。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