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晋剧太行山下异地“生花”

 近日,河北井陉县晋剧团在太原梅兰芳剧场演出,同一天上演《火烧庆功楼》和《血战金沙滩》两场晋剧传统剧目。这是该剧团时隔四十载,再次回到“娘家”太原。 高雨晴 摄

中新网太原7月12日电 题:非遗晋剧太行山下异地“生花”

作者 高雨晴

“晋剧花开绵河畔,陉山艺苑竞芳香。”

位于太行山东麓的河北井陉县,是中公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其民间戏剧流派繁多,被称之为“戏窝子”。19世纪中叶,晋剧由山西传入与其交界的井陉县,这门中国传统戏剧艺术在此枝繁叶茂,经数十年融会,形成奇特的作风,井陉晋剧由此出生。

“井陉县晋剧团驻地虽在河北,但唱的是山西梆子。其晋剧传承这根弦一直绷得很紧。”山西省晋剧院老一辈表演艺术家姬荣生说,在他看来,艺术须要互相学习,能力推动中国传统戏曲发展。 高雨晴 摄

近日,河北井陉县晋剧团在太原梅兰芳剧场演出,同一天上演《火烧庆功楼》和《血战金沙滩》两场晋剧传统剧目。这是该剧团时隔四十载,再次回到“娘家”太原。

距演出开端还有半小时,记者看到,来自山西各地的晋剧名家、戏曲喜好者提前走入大厅,纷纭落座,其中不乏中老年人。他们当中,多数是首次观看由太行山以东的“邻居”表演“故乡戏”。

“这是对山西戏曲的一种酷爱。”来自太原的原萍(化名),是一名传统戏曲的忠实观众。在观看完剧目后,她说,“每一位演员都卖力表演,非常不容易,这是敬业的表示,更是对晋剧的酷爱。”

井陉县晋剧团团长尹海军介绍,该剧团成立于1952年,常年辗转于山西、内蒙、陕西等地演出,每年演出500余场,其中,在山西演出次数至少到达350场。上世纪60年代,井陉县晋剧团曾有13名演员拜丁果仙、牛贵英等晋剧名家为师,之后多次受邀到山西太原交换演出。

几十年来,该剧团一直保持“走自己的路,演自己的戏,育自己的人”,在传承晋剧的同时,不断摸索创新之路。

“这次演出的两部剧目,均由我们自编自导自演。”尹海军说,如今观众审美在变,我们依据观众的口味进行创新,注入了新的思想,有了自己的特点。据了解,该剧团80%的剧本均为自创剧目和改编剧目。

河北井陉县晋剧团在太原梅兰芳剧场上演《火烧庆功楼》。 高雨晴 摄

与传统的晋剧相比,井陉晋剧在唱腔上,既有山西梆子的柔润、河北梆子的高亢,又有井陉口音的刚硬,刚柔相济;念白上,以晋剧道白为基本,字清、音刚;剧目上,不同于山西晋剧以唱为主,以武打为辅,而是文武兼备,秋色平分。2011年,井陉晋剧被列入国度级非物资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这戏我必需来看!”听闻井陉县晋剧团来山西演出的新闻,与该剧团有着几十年交情的山西省晋剧院老一辈表演艺术家——现年85岁的姬荣生,早早赶到剧场等待。

“井陉县晋剧团驻地虽在河北,但唱的是山西梆子。其晋剧传承这根弦一直绷得很紧。”姬荣生说,在他看来,艺术须要互相学习,能力推动中国传统戏曲发展。

作为此次演出的“红娘”,谈及井陉晋剧,山西演艺团体演艺院线公司总经理梁春书显得异常冲动。“我就是井陉人,从小看着井陉晋剧长大。”

如何将晋剧发扬光大、做好晋剧文化事业,一直是梁春书心中的欲望。他告知记者,将包含井陉县晋剧团在内的外省晋剧团邀请到山西太原,不仅能够让本地观众了解到晋剧如何在异地“开花”,同时给予山西与外省艺术家互相学习与交换的机遇。

梁春书以为,除了“请进来”,“走出去”也是传承与发扬晋剧的主要方法之一。据他回想,2018年,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在井陉县连演九场,观众人数最多的一场演出到达4万人。“文化须要交换,如同‘走亲戚’,这样能力发扬光大、传承下去。”梁春书说。(完)